您好!欢迎访问!
设置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一肖免费中特资料 >

英国脱欧下一个“灰犀牛”?

浏览数:  发表时间:2019-10-09  

  要闻 英国脱欧,下一个“灰犀牛”? 2019年9月23日 15:21:54 兴业研究

  2016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以来,脱欧进展一直是欧洲重要不确定性的来源。随着目前脱欧大限(2019年10月31日)逐步逼近,脱欧仍然可能是造成巨大波动的“灰犀牛”。我们将在本篇报告中梳理脱欧的背景、进展、主要矛盾、可能结果及潜在影响,以期为投资者提供参考。

  背景:脱欧一波三折,强硬派约翰逊上台,推升无协议脱欧风险。按流程,英国需经过“与欧盟谈判-首相提出议案-国会投票通过”,方能脱欧。英国前首相梅和欧盟的谈判,实际上是较为顺利的。但梅的脱欧草案国会投票三次均未通过,直接致使她被迫下台。保守党强硬派约翰逊接任首相,脱欧流程需要重新来过。当前,约翰逊延长了议会休会期以推进如期脱欧,虽然议会休会前通过了法案期望阻止无协议脱欧,但目前来看无协议脱欧风险仍然高企。

  症结:谈判就北爱边界僵持不下,背后问题是英国政坛势力撕裂。此前梅的脱欧草案“流产”,最大矛盾点在于爱尔兰边界问题:梅的草案将英国边界拉至爱尔兰海,引发党内及盟友不满。而本质上,脱欧进程屡屡停滞,反映了英国政坛撕裂的问题。首先,反对派的诉求主要是留欧,基本会反对一切脱欧方案。其次,想获多数票须争取盟友DUP支持,但北爱尔兰边界问题难解决。最后,即使在梅所在的保守党,也很难协调出令强硬脱欧派满意的方案。

  展望:按时协议脱欧可能性较低,无协议脱欧风险仍高。当前,脱欧结局可能有三:延期脱欧至2020年1月底、在10月底如期协议脱欧或无协议脱欧。考虑到北爱边界问题多方诉求不一,在10月18日议会要求的期限前,达成议会多数满意的协议,可能较困难。而即使议会投票通过,立法修宪的时间也较有限。眻畦 ※陔笢弊傖蕾70笚爛裘咈吽楷桯傖憩挐獰§ 炵蹈陔恓楷票頗踢,因此,在10月31日前双方达成协议并按时立法脱欧,目前看困难较大。如果届时欧盟不同意延期,无协议脱欧将是很可能的结果。

  影响:短期波动增大,长期冲击英国经济并削弱其金融中心地位。脱离欧盟单一市场后,英国的人员、贸易、资金流动都将受到限制。因此,今年一季度原定脱欧大限前,英国出现了明显的“抢出口”现象。由于当前大限被推至10月31日,三季度英国经济可能还将因此波动,但幅度预计相对偏弱。而往后看,虽然为了应对无协议脱欧,英国已经开始作了对应准备,但如果无协议脱欧切实发生,无疑将对英国经济产生明显负向冲击。而由于脱欧不确定性高悬,英国的金融服务业已经开始明显外迁,英国当前的全球金融地位可能将因此明显削弱。

  2016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以来,脱欧进展一直是欧洲重要不确定性的来源。首相梅辞职后,脱欧强硬派约翰逊接任英国首相,市场对无协议脱欧的担忧进一步上升。今年8月28日,约翰逊延长议会休会期的提议获女王批准,英镑兑美元一度跌破1.20(为脱欧公投后新低)。虽然随着英国议会复会立法阻止无协议脱欧,市场担忧有所缓和,但2019年10月31日前,脱欧仍然可能是造成巨大波动的“灰犀牛”。因此,我们希望在本篇报告中梳理英国脱欧的背景、进展、主要矛盾、可能结果及潜在影响,期望能为投资者提供一些参考。

  按流程,英国经过“与欧盟谈判-首相提出议案-国会投票通过”方能脱欧。2016年6月23日,英国以52%比46%公投决定脱离欧盟。此后,从流程上而言英国完成脱欧需要进行多个重要步骤。首先,英国需要正式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开启脱欧程序,其次,英国首相与欧盟会进行谈判,达成双方认可的脱欧协议草案,最后,脱欧协议草案需要在英国议会投票中中获得多数通过,经过议会立法完成修宪程序,英国才能正式脱欧。如果首相递交国会的脱欧草案不能在国会获得表决通过,那么很可能触发国会对其的不信任投票,甚至可能导致首相更换。而对于新一届政府而言,此前与欧盟谈好的协议将作废,需要重新开启谈判、草拟议案并争取投票。

  第一阶段首相梅和欧盟的谈判,实际上是较为顺利的。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炉后,卡梅隆宣布辞职,保守党内推选特丽莎梅接任首相。随后英国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并正式开启与欧盟的脱欧谈判。双方自2017年6月19日正式开启谈判,英国于2017年11月9日,英国第一次确定脱欧日期,表明会在2019年3月31日正式脱离欧盟。12月8日,英国与欧盟达成了第一阶段脱欧协议,内容包括分手费,公民权利和爱尔兰边境问题。18年3月,双方就就脱欧过渡期问题也达成共识,确保欧盟法律将在2020年底前依旧适用于英国。2018年7月12日,英国政府发布了“脱欧白皮书”,总结了第一阶段的谈判内容,各界也将其解读为英国的“软脱欧”方案。至此,英国脱欧有序开展。

  但梅的脱欧草案国会投票三次均未通过,直接致使她被迫下台。脱欧协议草案于2019年1月15日正式提交议会投票。但由于在以北爱尔兰边界为首的问题中僵持不下,导致了下院投票中大比分的否决。随后,协议草案经过修改,但还是接连三次遭到否决,梅迫于压力向欧盟要求延迟脱欧时间。欧盟起初同意将新的脱欧日期定于2019年5月22日,即欧洲议会大选之前,但因议会始终无法通过协议草案,欧盟再次同意将期限延长至如今的10月31日。议会投票期间,梅曾两度面临分别来自党内和政府的各一次不信任投票。协议草案被三次否决后,梅认为自己难以继续推进脱欧进程,于2019年5月宣布辞职,至此宣告梅“软脱欧”方案的失败。

  保守党强硬派约翰逊接任首相,无协议脱欧风险上升。梅辞职后,保守党开展党内大选,作为“脱欧”派的旗帜式人物,约翰逊成功当选。7月23日上任后。新首相多次在公开场合做出如期脱欧的保证,并任命多名支持“硬脱欧”的内阁,市场对英国无协议脱欧预期上升。虽然在8月24日举行的G7峰会上,约翰逊表示将优先选择与欧盟谈判直到最后时刻,但欧盟方面态度强硬,要求英国内部先统一意见,拿出爱尔兰问题的解决方案,否则便不愿意进行新协议的协商。

  为推进如期脱欧,约翰逊延长议会休会期,英镑一度跌破公投以来低点。为了遵守自己的竞选承诺,推进英国如期脱欧,在英国议会夏休期结束前,约翰逊就提出了延长议会休会期的请求,并于8月28日获得英国女王批准,致使9月3日才结束夏休期的英国议会于9月9月再次休会至10月14日。复会日期距离10月17日与欧盟的最后协商仅剩3天。由于协商时间所剩无几,使得议会中反对约翰逊的议员很难在短时间内通过反制措施,无协议脱欧风险大大上升,英镑兑美元汇率也随之大跌。

  最新进展:议会休会前立法阻止无协议脱欧,并上诉至最高法院以期复会。对于首相的强硬推进,议会也发出了反击。9月4日,下议院从夏休期复会后立即通过一项阻止“无协议脱欧”的法案,要求首相在10月18日前与欧盟达成新的脱欧协议草案,否则必须在10月19日向欧盟提出延期申请,将脱欧大限再次延迟至2020年1月31日。该法案于9月5日在上议院获得通过,并得到女王批准于9月9日生效。

  除了在再次休会前立法阻止脱欧,英国议会也努力寻求复会。下议院70多名议员组成团体向苏格兰高等民事法院起诉,要求法院裁定约翰逊“关闭议会”违法,法院复审部三位法官于9月11日裁定约翰逊休会请求。英国最高法院将在9月16日当周听取最终上诉,如果政府在英国最高法院败诉,政府将不得不遵守裁决,召回议会。

  自英国开启脱欧谈判进程迄今,已经经历了两年多的时间。脱欧的最后期限由《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规定的2019年3月29日,两度被延长至2019年10月31日。谈判期间,特蕾莎梅甚至因此辞去首相职务。而新首相约翰逊上任以来,进程推进亦是困难重重。脱欧进程几近停滞,问题究竟出在哪儿?我们将在本节进行剖析。

  表面来看,此前梅的脱欧草案“流产”,最大矛盾点在于爱尔兰边界问题。如前所述,经过与欧盟17个月的艰苦谈判,特雷莎梅达成了一份长达近600页的“脱欧”协议草案,但草案在议会屡屡受阻,最终甚至导致了梅的辞职。而这份协议草案,在议会中投票中最大的矛盾点,主要是爱尔兰边界问题。

  经历了近三十年的冲突,英国和爱尔兰政府才就北爱问题达成协议。北爱尔兰边界问题,实际上对应着英国历史上引起冲突无数的北爱尔兰问题。1922年,爱尔兰从英国独立,后来成为共和国,但北爱尔兰仍是英国统治下的一个省。此时,爱尔兰与北爱尔兰地区的边界正式形成。北爱尔兰民族派和共和派意图将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合并成统一国家,而联合派和保皇派却主张北爱尔兰归属英国。1969年,北爱尔兰骚乱爆发,此后暴力活动持续不断,甚至爆发了战争。1998年,经过多方谈判,英国与爱尔兰政府签订了《贝尔法斯特协议》(即“耶稣受难日协议”),北爱尔兰才逐渐步入和平进程。

  但梅的脱欧草案可能将英国边界拉至爱尔兰海,引发党内及盟友不满。爱尔兰共和国是欧盟成员国,是唯一和英国有陆地边界的国家。目前英爱两国之间没有边检和海关,在南北爱尔兰之间长达310英里的边界线上,人员、货物可以自由流动。一旦英国脱欧,两国之间的边界将成为欧盟对英国的边界,就要重新设立海关。虽然梅政府的脱欧草案保证不会形成“硬边界”,以保护1998年协议的成果。

  但由于梅政府不希望英国与欧盟共组任何关税同盟,因此草案中的边境保障措施规定,若在脱欧过渡期结束之前,欧英未达成全面性的脱欧协议,届时北爱将留在单一市场与关税同盟内,部分食品和商品标准采用欧盟规定,这意味着来自英国的商品进出北爱尔兰地区需要设立核查进出欧盟人员、货物并征收关税,这等同于把英国的边界拉到了爱尔兰海,引发了梅所在的保守党的没有——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的强烈不满。同时,保守党内以约翰逊为代表的党内硬脱欧派认为,这会让英国无期限和欧盟藕断丝连,爱尔兰地区必须遵守欧盟规定且英国对其失去语权。保守党内分歧叠加盟友不满,草案三投均未通过。

  本质上,脱欧进程屡屡停滞,反映了英国政坛撕裂的问题。如前所述,在北爱尔兰边界上未能争取到本党及盟友的支持,致使梅的软脱欧协议最后流产,而这背后,实际上体现了英国政坛势力割据的问题。

  首先,反对派的诉求主要是留欧,基本会反对一切脱欧方案。百加得冰锐朗姆酒可以和其他酒调制吗?除了梅所在的保守党,以及其盟友北爱尔兰民族统一党(DUP)之外,其他主要反对党整体上反对脱欧,因此,想从中协调出折衷方案,实际上是较为困难的。其中,工党希望进行二次公投,修改脱欧决议;苏格兰民族党希望苏格兰地区离开英国;新芬党则希望北爱尔兰地区脱离英国,和爱尔兰共和国联合。

  其次,想获多数票须争取盟友DUP支持,但北爱尔兰边界问题难解决。如前所述,反对党派的支持难以争取。但是,梅政府并不能能绕开其他在野党,靠本党争取方案通过。在此前的议会大选中,美所在的保守党在大选中失去了多数议席(英国下议院共650席,保守党原本拥有330席,大选后仅剩317席),被迫与北爱尔兰民族统一党(DUP)组建联合政府。这意味着要想争取脱欧协议通过,必须首先获得DUP支持。而在上文中我们提到,欧盟所期望的北爱尔兰边界问题解决方案,遭到了DUP的强烈反对,因此这一问题直接导致梅失去了多数票的支持。

  最后,即使在梅所在的保守党,也很难协调出令强硬脱欧派满意的方案。雪上加霜的是,除了在野反对党及盟友DUP,梅也未能争取到保守党内部的全部支持。保守党内支持脱欧的强硬派认为梅的协议过于软弱,无法满足最初的脱欧诉求。因此在脱欧协议草案第一次投票中,保守党内部超过1/3的人投出了反对票。虽然在之后的党内协调后,第三次投票中保守党90%的意愿按照党鞭要求按照党内政治立场投票,但仍然有34人投出反对票,因此,最终梅的脱欧草案还是没能在议会通过。

  留给英欧谈判的时间所剩无几,但欧盟在爱尔兰边界等问题上拒绝让步。如前所述,英国政坛多党盘踞、诉求难以协调的现状,意味着梅政府所面对的困境,当前的首相约翰逊也将再次面对。对他而言,如果想不重蹈梅的覆辙,约翰逊需要在争取保守党内一致支持的同时,和欧盟争取在北爱尔兰边界上令其盟友DUP满意的方案。而当前来看,留给约翰逊与欧盟谈判磋商的时间,实际上所剩无几,但要重新说服欧盟,无疑困难重重。欧盟方面,对北爱尔兰边界问题态度维持强硬。欧委会主席容克此前与约翰逊的电话中就曾表示,欧盟坚持此前与特蕾莎梅政府达成的协议,其中就包括确保脱欧无碍于爱尔兰贸易的条款。而德国总理默多克和法国首相马克龙也对重启谈判反应平平,坚持要求英国内部先统一爱尔兰问题的对策,而后才愿意与英国进行新一轮关系到未来双边关系的协商。

  因此,以爱尔兰边界问题为表征,难以协商出欧盟、英国政坛内部多数满意的方案,是脱欧进程一拖再拖的原因。这不仅致使梅政府下台,也是约翰逊政府未来要面对的问题,也是脱欧持续不确定性高悬的原因之所在。

  当前,脱欧结局可能有三:延期脱欧、新协议脱欧、无协议脱欧。如前所述,议会通过的阻止无协议脱欧法案于9月9日正式生效,若约翰逊政府无法在10月18日前与欧盟达成协议,则需在10月19日向欧盟提交延期脱欧申请。如果约翰逊政府如期与欧盟达成协议且在英国议会获得通过,英国将能在10月31日前如期脱欧。但如果未能如期形成协议,且欧盟同意延期,脱欧大限可能再次延长至2020年1月31日。在其他情形下,包括未能如期达成协议且欧盟不同意延期、约翰逊拒绝执行议会通过的反对无协议脱欧议案、约翰逊未通过不信任投票被迫辞职等,都很可能致使无协议脱欧。

  北爱边界问题多方诉求不一,达成议会多数满意的协议较为困难。如前所述,由于在北爱尔兰边界问题上,包括欧盟、梅政府、保守党强硬派、保守党盟友DUP、以及其他反对党在内的多方,各自的诉求实际上是不一致,且难以协调的。因此,对于约翰逊政府而言,要在规定时间内(10月18日前)达成议会多数满意的协议草案,是较为困难的。

  即使议会投票通过,留给立法修宪的时间也较为有限。即使约翰逊政府在10月18日与欧盟谈判得出了协议草案,并且获得议会投票的通过,到最后脱欧还需要经过议会修宪立法。而回顾脱欧相关法案的立法流程,往往需要2-3个月,但届时距离10月31日最终脱欧大限,其实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

  如果未能如期达成协议,欧盟未见得会同意延期。按照议会最新通过的法案,王中王挂牌肖若约翰逊无法与欧盟在10月18日前达成脱欧协议,则必须在10月19日向欧盟提交延长脱欧期限申请,甚至措辞都必须按照议会要求。而如果欧盟不同意不统一延长脱欧期限,英国仍将在10月31日无协议脱离欧盟。当前来看,在脱欧上耗费的时间已经过多,转移了欧盟对其他议题关注。而原来欧盟方面主导脱欧谈判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将于10月31日退休。因此,欧盟未见得会允许英国再次拖延。

  此外,反对党可能发起对政府的不信任投票,也将左右脱欧结果。若反对党发起对政府的不信任投票,且政府未能通过不信任投票,英国需要立即启动大选。即使通过投票,也可能像此前的梅首相一样,失去对议会的控制,而后被迫辞职。

  综上所述,在10月31日前英国和欧盟达成协议并按时立法脱欧,目前看是困难重重。而如果届时欧盟不同意延期,无协议脱欧将是很可能的结果。

  无协议脱欧情境下,单一市场将不复存在。此前,梅政府以在爱尔兰边界等问题上对欧盟的适度让步,争取到了过渡期,即在2020年前,欧盟的法律仍然适用于因果。但由于此份协议最后流产,如果出现无协议脱欧的情景,过渡期将不复存在,英国将不再属于欧盟单一市场,具体而言:

  人员和货物将无法自由流动。欧盟和英国将在11月1日立即开设边境检查,英国企业不再享有欧盟金融及商业服务的准入许可,各大企业需另行申请相应的准入许可。英国甚至可能禁止欧盟人员进入。在此前的协议中,保证人员自由流动是一项重要的承诺,双方公民申请居留许可后即拥有与当前相同的各项保障。

  英国与欧盟的贸易往来将按WTO规定收缴关税。英国现在属于欧盟单一市场,与欧盟贸易实施零关税,若按照WTO框架执行,英国与欧盟之间的平均关税约为3%-4%。

  英国可能拒绝缴纳脱欧“分手费”。此前,梅签署的后备条款中,英国需支付欧盟的分手费达到350亿-390亿欧元,若无协议脱欧,鲍里斯表示分手费将直接减少到90亿,差额部分将用于国内发展。

  实际上,英国已为无协议脱欧做了相当准备,欧盟准备略有不足。实际上,自2018年7月谈判起,双方就陆续开始为无协议脱欧情景做了系列准备。

  英国政府:在贸易、食品、药品方面做了较多准备。自2019年1月梅的脱欧协议第一次被议会否决开始,英国政府已颁布多个紧急法案,涉及海关检验,制造业标准,重要产品进口,服务业等多个事项,为无协议脱欧做了大量准备。具体到贸易层面方面,英国陆续开始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协定谈判,目前已与13个国家和地区达成“连续性”贸易协定,包括瑞士 (2月11日) 挪威和冰岛 (4月2日)和韩国(8月22日)等,但仅约占其总贸易量的2%。此外,2019年8月21日,英国HMRC宣布,英国皇家税务与海关总署正在加紧努力,确保企业准备在英国退欧后进行交易,将自动注册88,000家企业,并提供经济运营商注册识别(EORI)号码,以减少英国脱欧后货物清关的延误。

  英国企业:大企业准备较充分,小企业略有不足。英国大企业方面也花费了数十亿英镑为脱欧做准备,由于可以确定英国将不再享有欧盟的服务准入许可,金融服务、法律、医药企业等受到高度影响的行业已经为无协议脱欧做好充分准备。但成千上万的中心型公司,仍然深受无协议脱欧不确定性的影响,难以做出相应应对方案。

  欧盟:相较之下,对无协议脱欧准备不足。从某种意义上说,欧盟方面对无协议脱欧的准备更少。仅在航空、运输、电力能源等基础设施上做出相应保证。因欧盟内部各国受脱欧影响各不相同,其他方面的应对措施仍需各国分别确定。

  经济:总量上至一季度对GDP拖累约为2%,节奏上大限前明显“抢出口”。从2016年6月脱欧公投至今,根据学术界及各种机构测算,脱欧约拖累英国GDP约2至2.5个百分点。实际上,拆分英国GDP来看,脱欧公投结束的一段时间内,即2016年三季度至2017年年底,英国进出口整体表现较为强劲,库存去化,这拉动英国GDP缓慢提速。但进入2018年,随着脱欧最后期限公布,叠加全球贸易摩擦升温、需求放缓,英国进出口由拉动转为拖累,内需中投资和消费也较为疲软(其中投资整体为拖累)。进入2019年,脱欧谈判屡屡停滞,脱欧大限从3月29日两度顺延至5月22日,为了应对潜在的无协议脱欧风险,2019年二季度出现了明显的“抢出口”现象,拉动英国经济会出现明显反弹。

  而往后看,由于最后期限当前被推至10月31日,三季度可能还有一定“抢出口”,但幅度肯定会弱于二季度,而且难以逆转英国经济整体下滑的趋势。当前如果最终英国无协议脱欧,对英国的冲击将大于欧盟:根据OECD测算,至2022年这将拖累英国GDP约3个百分点,拖累欧盟GDP约0.6个百分点。

  通胀:英镑贬值推升输入型通胀,英国央行不得不加息应对。脱欧公投后,英镑快速贬值,直接导致了输入型通胀:英国通胀水平从2016年5月的0.5%一度飙升至至2017年的3.1%。通胀压力下,英国央行被迫自2017年11月宣布加息。虽然货币政策的调控下英国通胀稳步回落。但由于脱欧不确定性高企,英国央行的未来的操作空间仍然会受到制约。

  贸易:脱欧最后期限有所扰动,但英国与欧盟主要国家贸易整体下滑。脱欧后,英国将不再属于欧盟单一市场,这意味着海关手续将更加繁杂、关税税率也将有所提升,这无疑会对英国和欧盟之间的贸易产生冲击。当前,欧盟在英国整体贸易量中占比约50%,其中德、荷、意、法是其主要贸易伙伴。虽然欧盟对外的关税并不高(以美国和德国为例,二者主要类别商品关税税率多在0-5%),但脱欧仍然对英国与欧盟产生了明显冲击,其中英国对德国的贸易逆差明显收窄。而如前所述,脱欧大限原定于3月29日(两度顺延至5月22日),为了应对潜在的无协议脱欧风险,2019年一季度出现了明显的“抢出口”现象,而“抢出口”效应衰退后,出口拉动也明显回落。

  投资:投资增速相对放缓,但脱欧以来英国对欧盟的跨境投资明显提速。横向对比来看,英国投资的整体增速已经弱于G7其他国家,显示脱欧对英国内需的负面冲击已经在体现。而脱欧以来,英国对欧盟的FDI投资明显增长,且分行业来看主要集中在服务业,制造业则保持稳定(和后文的金融服务企业搬迁可能相关)。

  金融服务:脱欧将影响英国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考虑到牌照问题,脱欧后,英国银行需要在欧盟剩下的27个国家设立分部,才能继续在欧盟执行业务。脱欧公投以来,法兰克福、巴黎、都柏林、卢森堡等欧洲金融主要城市,就积极争取伦敦的金融业进驻。根据安永调查,截至2019年5月底,222家受访金融服务公司中,目前已经有91表示将部分业务从伦敦转移至其他欧盟城市。虽然英国为此已经做了相当准备(见附录),但脱欧无疑仍将明显削弱英国当前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往后看,未来需要关注的下一个时间节点是10月18日。如前所述,按照议会日前通过的阻止无协议脱欧的法案,政府受法律约束,若无法在10月18日前与欧盟达成协议,则需在10月19日向欧盟提交延期脱欧申请。欧盟峰会定于10月17日起召开,届时将讨论英国“脱欧”事务,包括英方是否应再次延期“脱欧”。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9月16日会晤后,双方同意将加强技术和政治层面的“脱欧”磋商,但时间其实所剩无几,能否达成协议仍然变数重重。因此,10月18日是需要关注的一个重要时间点。

  在此之前,若首相与欧盟达成新协议,则需进一步关注议会方面进展,看新协议是否能够通过。若谈判未有新进展,需要关注约翰逊是否按照议会要求提交脱欧申请。若约翰逊提交申请,则欧盟方面态度是最大变数,欧盟同意,则脱欧大限将再一次延长至2020年3月31日。若欧盟不同意,则英国将在10月31日无协议脱离欧盟。

  1)英国最高法院是否会裁决约翰逊“关闭议会”违法。如果政府在英国最高法院败诉,政府将不得不遵守裁决,召回议会。

  2)反对党共党是否会发起不信任投票,从而导致英国政府再次易主。媒体9月21日表示,最大的反对党工党正在举行年度大会,其一份声明草案表示,如果工党能成为执政党,将会在三个月内与欧盟达成一份“合理的”“脱欧”协议,并在六个月内针对这份协议以及是否“脱欧”举行第二次全民公投。工党是否会向保守党发起挑战,也会是脱欧进程极大的变数之一。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开奖结果| 香港赛马会| 马经精版料荐图库| 香港马会壹肖彩经书籍| 铁算盘心水论坛| 白小姐曾道人| 管家婆马报彩图大全| 期期一肖一码最准中特| 福禄寿六和彩高手论坛| 六和宝典开奖结果|